2018年6月26日星期一其实我更愿意将

2018年6月26日,星期一,其实我更愿意将称之为离别

如果我没有说出口,我想她不会就这样含泪而去

我们同是学校体育舞蹈训练队成员,十六周也被本学院的同学们称为术科考试周。我与她都选体育舞蹈作为本学期的选修课,虽是训练队成员,但彼此认为选修也是一种训练方式。学期将至,选修课考试便安排6月26日那一天,也是她离开体育舞蹈队的日子。

不知是何原因,她跟我说她要走,我怎么挽留也无济于事。师傅知道后也没有要一丝挽留她的意思,甚至祝福她。我不明白,她与我同作为师傅培养了几年的徒弟,对于她的离开,师傅居然会如此坦然。

那天,当师傅读到她的名字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我拍了拍她的背。当我牵着她还在走的时候师傅就放起音乐,与前面考试的同学不同,她们是谢礼之后师傅才放的音乐,而我们呢?我们刚走的时候音乐就随之响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特殊照顾。但无论如何,进场行礼是必须的,谢礼也是一样。那一支牛仔,我想我们都用尽我们的最大限度的去展现自己。因为我们知道,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支舞了!

我将她带出舞蹈室后,考试也便结束了,接下来的就是训练队的训练时间。她跟着非训练队的同学们一样,拿着衣服与鞋走进了更衣室。我在更衣室门口等了许久,而舞蹈室内,训练队的队友们也都在自练热身。当她走出更衣室看到我后一愣便张开双手,我紧紧的抱住了她;

你走了,我怎么办?

你要好好跳,不要辜负师傅。重新找个舞伴吧,我们就你留下来了,你给我好跳,好好跳,好好跳她重复着,重复者,声音变得梗咽起来。

留下来好吗?这样不好嘛?我们跟师傅好好说说好不好?我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肩,试图抓住最后一丝希望。

我们都不希望你走,师傅也是一样,如果你能回来我们都是非常欢迎的,走!我们去跟师傅好好说一说。我拉着她想要向舞蹈室走去,她拉住了我!

我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你让我好好想想,我想一想,我会跟师傅好好谈一谈的。她吞吞吐吐,我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

2018年6月26日星期一其实我更愿意将

别!她挣脱了我,向门外走去。

没事的,我会跟师傅好好谈一谈的,放心她用擦了擦眼泪,挤出微笑向我挥了挥手,便转身。

我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走出体育馆。我站在体育馆门口,看了许久

石菁!我大喊着她的名字,就连路人都被我吓住,她也愣在原地!

我等你回来啊!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好她转过身,面向我不停的挥手,慢慢的退去!

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越走越远。我不愿挥手,因为我不愿再见。

最后,她的背影也变一点,我默默走进舞蹈室,脱下了舞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