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飞行日记散文

摘要:题为《飞行日记》,旨在雀巢之飞鸟、心灵之飞翔、友情之雁阵、文学之鸽哨。飞,高飞,比翼齐飞,“花开红树乱莺啼,草长平湖白鹭飞”,这就是我们的人生目标和文学理想,也是这次从草原飞向海洋的心路历程…… 【前言】

黑人见过江河湖海,黑人去过名山大川,黑人只是没有亲眼目睹“天苍苍、野茫茫”的草原风光,更不要说亲身体会“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

于是黑人格外向往内蒙坝上——符合“陌生化”审美原则。

近来父母的病情比较稳定,萌儿一个星期才能回一趟家,敬业的月牙总是出差,家徒四壁。于是,解放而悠闲的黑人随口便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酷夏终于苦熬过去了,天气一凉爽,人也就来了精神,去医院看了看,胆囊的炎症已经基本消失。于是,解暑而康复的黑人随口便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每出一期刊物就像熬过一个酷夏,特别是约稿和广告,昨天终于都搞定了,已经下版印刷。于是,解脱而轻松的黑人随口便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单位要提拔几个厅级干部,最近几天不断接到——不同的人说同样的话,回答也一样:我休假了。于是,解开了心结的黑人随口便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除了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黑人还唱《呼伦贝尔大草原》,还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还唱《我和草原有个约定》,还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还唱《陪你一起看草原》,还唱《草原之夜》和《草原姑娘》,还唱《天堂》《天边》《牧歌》《鸿雁》……

黑人的嗓音条件和发声方法比较适合无伴奏清唱,譬如无拘无束的蒙古长调,黑人的心更是无限向往辽阔壮美的大草原。

向往蓝天白云下的草原和慢慢游动的羊群,向往草原上自由翱翔的雄鹰和狂野奔腾的骏马,向往草原的风、草原的花、草原的落日、草原的朝霞,向往草原的蒙古包、草原的那达慕,向往在遥遥草原上驾驶我的“白马”,向往到茫茫草原里开怀畅饮,放声高歌……

向往黑沉沉的胸膛即刻化为绿油油的草原。

正向往着,草原上“飘逝的落叶”发来喜讯:快来吧,草还没有割,要开那达慕,就连我们这的人都已经按捺不住满心的激动和兴奋了!

好,就去大草原,就去那达慕,收拾好黑人的车,约上“雀之巢”的朋友,冲出灰色的城堡,远离喧嚣的红尘,到那儿去喝蒙古姑娘边唱边敬的酒,到那儿去和蒙古小伙光着膀子摔跤!

嘿嘿,你说什么?摔不过人家也没关系啊,那就在松软清香的草毯上打滚、撒欢,围着篝火唱歌、跳舞,累了醉了,倒头便睡——天当房,地当床,草原铺盖暖洋洋,星星是伴郎,月亮是伴娘。

白马飞奔,青鸟飞翔,有缘千里,无限向往。还有哪些朋友与黑人同行?除了翡翠般的草原,还可以带你们去看玛瑙般的山岗、蜜蜡般的河流、宝石般的海洋……邀请函立刻得到回复,自由的鸟儿从四方飞来,接下来的故事可以叫做《飞行日记》。

【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五/晴】

一早起来,抓紧处理完家里和机关的事情,上午十一点,在省委门前接到从抚顺赶来的林子,作为此番山海之旅(赤峰——大连)的第一个同伴,小巧玲珑的她有说有笑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让黑人感到格外惬意,毫无旅途困顿。

一路走京沈、锦朝高速,下午两点进入朝阳市区(因为急着赶路,没敢惊动济生一伙,否则便可能“陷”这里,黑人已经多次“陷”在这里),吃饭、加油,三点继续上路(途中被交警罚款——乐极生悲),开始看到不一样的蓝天白云,跨过辽宁与内蒙的界河黑水(因为一个“黑”子,格外多看两眼,河水浑黄,名不副实)。

六点到达平庄,路边站着热情的叶子以及她家的“树干”,还有她身边的花花草草,莺莺燕燕。晚上,热情有加的赤峰文人在“饮联”为我们接风洗尘——满满坐了一大桌子、诗人、小说家、散文高手,能记住的名字有花开的声音、麦沙、如诗、书香……灯红酒绿,心醉情迷。

这时候,北京至赤峰的火车已经检票(湖北来的白雪、梅子母女匆匆游完北京,连夜赶往赤峰与我们汇合——纯属一次说走就走,想聚就聚的“雀巢式”旅行,从动议到动身不过三两天)。

回到酒桌上,大家一见如故,乃至相见恨晚——真情难档,文心易醉。开怀畅饮,酩酊大睡。

【八月二十二日/星期六/晴】

早上五点便被同寝的“树干”开灯破梦,再去喊林子,人家早醒了。简单盥洗后开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到赤峰接站,六点四十五左右终于看到远方的客人,睡眼惺忪的白雪,云鬓凌乱的梅子,还有精神头十足的雪儿。

拒绝拥抱,说身上都是汗味,象征一下。要求洗澡后出发,黑人拒绝,没时间了。在街头一起吃早饭,和其他的朋友汇合。

八点钟两台车十个人直奔克什克腾,在如何加速也不见车快的大草原上,读懂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一条路直抵天边,怎么跑也不到头——论面积,赤峰的一个县区大于欧洲的一个国家。一路随行的有树干、蔡校、洪利兄妹,豪爽坦荡,细致周到。

中午在极具草原特色的饭店就餐,小酌。接下来便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无限风光。其实,在草原上,最好看的是云浪和花海。于是,女人们尖叫着在开满野花的山坡上打滚;男人们敞开胸怀,亮开歌喉:天边、狼毒花、呼伦贝尔大草原;雪儿在草丛中的石碑和雕塑前认真研读草原英雄的故事;黑人在茫茫草原的两端拍下日月同辉的奇丽景象……

晚上七点左右到达目的地——蒙古包里的姑娘、鲜花、奶茶、哈达、祝酒歌、烤全羊、马奶酒、水井坊,草地上的篝火、歌舞,四仰八叉的醉汉、酒话,满天的繁星明亮而亲近,遍地的花草暗暗吐着清香……据说哥几个不断地把固执的黑人抬回蒙古包,可是没一会,这人又躺在篝火晚会的现场。

此时此刻,月楼只身登上开往赤峰的夜车,一边是长夜淹没孤旅,一边是篝火映红脸庞,难怪她有强烈的心理反差,特别是不甘寂寞她。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日/晴】

一早醒来便反复回想昨晚的醉态,有些难为情,悄悄溜出蒙古包和雪儿一起看大黑马、小白羊,清风拂面,身心舒爽。

早饭后开往“塞上石林”地质公园,或一柱擎天,或百兽百态——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突然想起米奇的一篇文章,好像就是写的这个地方,内容不无讽刺,那些混沌无知的游人,糟蹋了神奇圣洁的风景。相对沧海桑田,我们不如蝼蚁。

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是在湖边湿地上跑马,梅子说马儿的眼睛真好看,明亮中透着善良。黑人的耳畔响着布仁巴雅尔的歌声:我愿与你策马同行,奔驰在草原的深处……八月的草地上,轻轻松松的话题,颠颠簸簸的欢愉。

最后一个景点是成吉思汗的中军大帐,黑人也上去坐坐,拉开架势,装模装样,幸有令牌在手,美人在侧。这时,帐外一白马少年随着悠扬苍凉的马头琴声边骑边唱,原汁原味的蒙古长调,由远及近,由近而远。我们也闻之起舞,竟然跳得像藏民。

因为月楼已到赤峰(投其所好,遣风流才子麦沙伴其左右,在赤山公园的湖上轻歌曼舞:让我们荡起双桨……),悻悻取消原定计划,提前一天结束草原之行,为了赶时间,把午饭也取消了,一路飞驰一路风尘一路瞌睡一路往回赶,又是六七个小时八九百里路。

下午三点多钟在赤峰一酒楼和北京的月楼、呼市的童话热烈拥抱,老规矩,还是把她“抡一圈”,心中不无愧疚。

赤峰的“午饭”和平庄的晚饭几乎没隔多长时间,好在这一次酒喝得不多,腾出精神唱歌跳舞,梅子的山歌唱得真好,叶子的探戈跳得真好,白雪的照片拍得真好,林子的录像摄得真好,月楼更是嗓音独特,舞艺高强——“雀之巢”人才济济,《榕树下》鸟语花香。

黑人的节目是自己填词的“花儿”,讲述的是远在天边的故事:桃花红,杏花白,哥哥等着妹妹来……

【八月二十四日/星期一/晴】

吃过早饭,与平庄的朋友相拥而别,月楼的怀里,既豪放又婉约的叶子再次流下了热泪,能够理解她的依依难舍,特别感谢她的热情款待,然后大大小小六口人挤进黑人的“白马”,从内蒙返辽宁,朝阳的地主济生在郊外迎候(只因为先抱了老小也便“得罪”了老大)并把我们送进时代宾馆。

中午,二十来人坐在一家酒店的大包房里,其中有作家、画家、书法家、收藏家、舞蹈家、歌唱家……月楼看好了这里的大盘子,用好了这里的大海碗,吃好了这里的生菜蘸大酱、煎饼卷大葱,喝好了这里的大豆磨鲜浆、大红高粱酒。酒足饭饱,连吃带拿,每人一块亿万年前的鱼化石,也不枉来到这个地球上第一朵花开放、第一只鸟飞翔的地方。

下午,恋恋不舍的送走了急着赶回去履职于校长的林子。然后,去北塔参观,看国宝舍利,登凤凰山巅,谒卧佛观音,听暮鼓晚鸦,望日沉月升。一群“麻雀”在“凤冠石”上合影留念,月楼说这就是“巢中之凤”“巢中之凰”;下山时有人在鼓楼操起鼓锤,黑人想起“山头鼓角相闻”的诗句,月楼说这是“雀之巢”重振旗鼓;看见树上有鸟巢月楼便一阵狂拍大笑,甚至连喜鹊和燕子的窝也不放过……我忍不住说:你是不是魔怔了,言必称“雀之巢”,满脑袋“巢”中事。

晚上,接待我们的是济生的老朋友,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中医,在一派丰收景象的农家小院里吃杀猪菜,出门采购的是文联主席,下厨做饭的是作协主席和舞协主席。

很快,在葡萄架下摆上两桌,彼此让菜敬酒,推杯换盏,相互PK山歌、情歌和军歌,主队一曲原创“茅草地”拔得头筹,济生的原版“东方红”一鸣惊人。这边喝的红头胀脸,那边唱的声嘶力竭。男人们一叫号都脱光了膀子(有人腰身像洗衣桶,有人胸脯像搓衣板),在夏日的落照中浑身油亮,女人们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直把几部相机都耗尽了能源。

夜半回到宾馆又被济生拽出去吃烧烤、喝扎啤。朝阳不夜城。

【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二/晴】

昨晚乐极生“惫”,今天一觉睡到九点多,直到“朝阳八十二万育龄妇女的贴心人”前来敲门,这才懒洋洋陆续起床。每次行动最迟缓的都是梅子娘俩,黑人批评她们还不服。这次出来晚了的原因是不慎弄坏了客房用品,需要协商赔偿,好在济生及时赶到解围,我也不好落井下石了。

在粥铺吃早点,顺便也把“白马”喂饱,然后拥别济生,告别辽西,直上高速,直奔辽南。一路走锦朝、京沈、盘海营高速公路,不料在盘锦境内严重塞车,过了中午却还没过辽河大桥,只好电告营口的哥们撤掉午餐,趁着停车的时间,面对滚滚辽河、层层稻浪,给诸位讲营口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讲营口的水产、水果和水稻,讲营口的故地、故人和故事。越讲,她们就越觉得车速太慢。

下午三点,黑人驾“白马”开进营口国宾馆——国际酒店,悟空早早候在酒店门前,打开车门,挨个拥抱这些心仪久矣却从未谋面的络美女一一从虚拟的络走进现实,由陌生的文友变成亲朋,给冰冷的生活增添温馨……窃以为,这才是“雀之巢”的最大功绩。

安顿好各位大 们,黑人便抓紧时间回家看望父母,又有好多天没见到他们了,心中很是惦念,明天一早就走,在一起的时间就显得更加宝贵。

晚上,阿民在贵宾楼巴黎厅做东,作陪的还有黑人文章中不时出现的小海、黑子、悟空、发子、鹿儿等等。席间,南方女子再次领略北方男人的豪爽和热情,北方男人欣喜看到南方女子的温柔和妩媚。

发子和黑子两位“三哥”平时总是面色铁青,不苟言笑,这次分别坐在白雪和梅子身边,不仅谈笑风生,而且细致体贴,不断的给人家倒酒夹菜,人家不喝就代人喝,人家不吃就替人吃……绅士极了,判若两人。

餐后否决了去歌厅或浴房的提议,一路溜河沿,月上柳梢头,主客混搭,三三两两……这样,上的读者和书中的人物亲切会面,携手走进甜美的梦乡。

【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三/阴雨】

一楼有丰盛的早餐,窗外是雾锁的辽河。又把梅子娘俩弄丢了,原来是出去寻找大辽河的气息和老营口的痕迹,黑人错怪了她们。

早八点“白马”开出营口,黑人一边开车,一边继续给她们讲沿途的故事:海关的故事、团委的故事、十二中的故事、机关幼儿园的故事、军人俱乐部的故事、邰屯的故事、盐滩的故事、盖平的故事、鲅鱼圈的故事、熊岳的故事……

天色越来越暗,进入大连地界便开始下雨,而且越来越大,一直到金州才停。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因为黑人的故事有些乏味,总之车上的人渐渐都睡着了,车厢里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种可怕的气场最是催眠司机。

黑人在努力与困倦搏斗,好在不断接到月牙和猪猪的:到哪了?现在到哪了?上午十一点,在大连高速公路口看到身着碎花旗袍体态丰腴婀娜的美女猪猪,女人相见自然大呼小叫,好像已经认识许久的老朋友,其实都是初次见面。

接着跟猪猪的车走,刚刚拿到驾照的猪猪车速极快,黄灯不踩刹车,转弯不打转向,黑人实在有些跟不上她,便在车里小声嘀咕:这分明是头野猪啊。好在到了黑石礁又有车领着她走,这才把速度压下来。

共 981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看了让人心跳加速的“飞行日记”,有前因、有后果、有周详的整个飞行过程,还有飞行后直至今日的飞行中各路大侠的现状。这篇完全从男人视角出发的游记,从他不断吟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起就让人觉得与众不同起来,从一个人对草原的向往到众巢友天南地北地聚合,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旅游出行,这明明是榕树下雀之巢巢鸟的声势浩大的巢聚。这其中,雀之巢“座山雕”独上月楼和精神领袖黑人阿明,还有曾经的雀之巢主编梅子和众多巢鸟写手相继汇聚到一起,在草原在海边,在欢歌笑语里,也在不舍离别中。阿明一路驱车,载着雀之巢之飞鸟、一路进行着心灵之飞翔,这些友情之雁阵、文学之鸽哨,在这次飞行中得到前所未有的“欢情”,使我这个看似“局外者”也不自觉的受到感染,也期待起下一次能有一次更壮大的飞行,带上我们的老友和新朋再次出发!。:梁争

1楼文友: 12:1 :26 读了月楼的《巢友北上漫记》,读了梅子的《八千里路云和月》,再读黑人阿明的《飞行日记》,由于视角的不断转换,看得人着实心胸澎湃。阿明老师这篇写得脉络更清,因为是日记体,所说所写更具体详实。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群拥有着文学这颗不老之心的人,他们向来用文字取暖,聚集在一个叫 雀之巢 的地方,叽叽喳喳,随时都准备再次出发。

回复1楼文友: 09:4 :28 谢谢的辛苦和编者按的精彩,提纲挈领,画龙点睛。

2楼文友: 12:42:44 羡慕你们的友情,羡慕你们的草原之行,羡慕你们一路的放歌、羡慕你们草原上不老得舞影,一切都变成财富的岁月,一切都变成永久的珍藏,希望和你们为伍创造2015的辉煌!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回复2楼文友: 09:44:16 好的,我们一起飞!

楼文友: 16:52:29 如果巢里有高人,把三篇作品组合在一起,想必会是一个经典!

以阿明的日记体《飞行日记》为脉络,以月楼的《巢友悲伤漫记》为血肉,以梅子的《八千里路云和月》为特写和经典,以阿明的后记为后记,以月楼的尾声为尾声,一定好看极了!

阿明够意思,够哥们儿,冒着眼疾归巢,帮衬魔怔了的月楼,月楼喜不自禁。

柴英和希萍自打在东北见过阿明后,一见到老大总要情不自禁说说阿明,都喜欢这个人以及这个人的文。那才叫赞不绝口。我们相约好雀巢12周年的相聚,一个都不许少!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 楼文友: 09:49:59 回顾是为了展望,栖落是为了飞翔,昨天能印证明天,晚霞能托起朝阳。

4楼文友: 16:56:47 独上月楼:像风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像云 忽如雪白,忽如桃红。一路上不停的说,不停的笑,不停的喝酒,不停的拍照。连日里今天换一套素的,明天换一套花的,有时一天换两套、三套。待到她真的走了,才觉得真的少不了。黑人的感动还有:退居二线后那么快地调整心态,竟然更自信更年轻更漂亮了,相信她的电视剧也一定拍的很漂亮;对于 雀之巢 竟然爱的那么深,几近痴迷,因此在说她 魔怔 的同时,不得不心生敬意。

嘿嘿,若不是有一只乌鸦在身旁,座山雕(雌性)早就占山为王自得其乐了。不过,有这么一个精神栖息地也挺好,累了,到这里喳喳几句,总会有人倾听。毕竟,还有那么多喜欢咱们的人在这儿,总不能辜负了她们。

阿明回家,喜鹊叫喳喳!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4楼文友: 09:51: 5 嘿嘿,这颗心片刻没有离家。

5楼文友: 19:24:41 没有见到黑人阿明的时候,阿明在我心中就是个迷,因为,经常听到月楼和巢里的人提到你,而且,一提到你,提到你的文章,提到你与雀之巢共命运的那些往事,他们就眼睛放光,阿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直到去年我们的红叶之旅,在沈阳、在本溪与阿明和他那帮和他一样快乐、高雅的人相聚,终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阿明,同时,得到了一本阿明亲手送给我的他的文集《落英缤纷》,我回到北京后,一气读完,我开始喜欢他的文字,近乎于崇拜他的文字,不仅文字美,而且富有哲理,思路开阔,联想丰富,又实实在在,喜欢他的风格。这篇游记也是一样,充满浪漫主义。期待这再次和你们相聚,一起 飞行 。

回复5楼文友: 09:5 :50 那个红叶绚丽的秋天真好,认识你们真好,我们一起向前飞真好!

6楼文友: 17:18:02 曾经以为,过去走了也就走了,看来,过去会以种种方式回到眼前。我们制造文字的人,原来是以文字为锄,为刀,为马,不断开拓着人生的空间。尤其向后的空间,文字是照亮它的灯,不然,过去,也可能只是一片黑暗了。

谢谢老大和阿明,谢谢们。美好的,应该回味再回味。 读书,写作,活在今天。

7楼文友: 19:26:07 美好的东西,常常回味......还有:阿明回家,喜鹊叫喳喳!真的很形像! 男人的力量原夲就不是来自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和思想的外化与延伸而已。

8楼文友: 20:02:24 我的一文也是与 飞行日记 密切有关。此前已经发在新雀之巢了。文章标题是 海水正蓝 雀之巢 一个不变的传奇 此文在【江山部 精品推荐 2】被加精。文中提到:朋友,你一定羡慕极了,老大月楼带着一群追梦的人走天涯。其实雀之巢于我也是一个不变的传奇,我们因同样的梦走进雀之巢,成了走不散的朋友,真的是传奇。

9楼文友: 1 :02:58 潇洒如黑人,世间能几人?

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的作用
鲁南欣康可以空腹吃么
灯盏花领军企业经营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