筐篼文学如是我闻杂谈

但愿我说的这些不是偏执和虚妄——我隐约记得虚妄是佛门一戒。这正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面对着金碧辉煌的殿堂,我只有呆呆发愣,我惊异、惊叹它的庄严而又美丽、博大而又精微,虽然这只是对它表象的认知。然而由于我对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的景仰、敬畏和向往,使我总想走入那座殿堂,去领略它的伟大和深邃,也正是如此,我也就缺少对它皈依的亲切感和亲和感,我没有融入它的渴望。我没有偏执和虚妄的任何理由。阿弥陀佛!

以我的认知,在皈依佛门的人中,大约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天生有缘,就是有慧根。他们对佛法有着天生的亲和感,他们可能上世便是佛陀或佛门弟子转世。这样的人物我只是从文学作品中读到过,大约是玄奘法师吧,在“抓周”时,便抓住佛经不放。这类人士绝对是很少的,他们是禅宗中的“顿悟”者,也是皈依佛门中成就最大的之一。第二类是对佛法有所研究甚至著述,既“闻慧”,也“思慧”,通过后天努力得到佛法真谛,从而皈依佛门,得到了大智慧。这是一种对佛门理性认同和亲和,大约属于禅宗中的“渐悟”者。他们是弘扬佛法的中坚。第三类最为普通,即有大悲愤、大罪恶也即大烦恼无法排遣,转而求诸佛门,以寻求解脱。这些人士皈依佛门后多求得自身解脱,消除烦恼,以求正果,多成就不大。然而他们是佛门的大众。

也会有三者兼而有之或二者兼而有之的。

这里并没有“好”、“差”的价值判断,因为法门众多,无可厚非。然而我以为,应取三者所长,特别是第二类或第三类之长为主要法门。先说第三类。修炼佛法的目的即去除烦恼。人生无处不烦恼,所谓烦恼人生。解脱烦恼是人们的普遍诉求,也是修习佛法的重要的原动力。你获取佛法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大智慧,然而,所谓的大智慧便是为着洞察“缘起”,也即引起烦恼的根本原因。有人说我没有烦恼,可能。但你不会对生老病死这些人生的重大课题无动于衷。无论哪一个课题降临你的头上,你就可能乱了方寸。我在得了心肌梗塞后,长达数年的惶惶不可终日就是一例。而我曾被人说成“智者”。烦恼是绝对的,解除是相对的;烦恼是形而上的,那么解除烦恼也需是形而上的。佛法并不是为你消除烦恼存在的物质基础,比如穷困了给你钱财,病痛了给你疗治。它给你的是思维方式上的转化。它说的“缘起”也是形而上的,是思维层面上的东西。因此,众多的信徒集中在第三类中,成为佛教界中的善男信女。

第二类人士无疑是很少的,但是他们的中坚力量是不可忽视的,有了他们,佛经佛法才可能在人间传布。他们从接近到深入,再到学有所成,其实也就是佛教所讲的闻慧、思慧的过程。如果不闻慧,不知道佛法的基本精神,基本理念,基本律条,实际上的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就可以得到佛法的精义,得到佛法的大智慧,获得大自在,是不可思议的。闻慧在佛教里的重要性,我以为就像上学的人获得知识一样天经地义。其实,禅宗的“顿悟”也不是不懂佛法的冥思苦想,而是一种深厚积累中的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这话也许说得有点过分,然而它说明了闻道对于一个在“求道”的人的不可或缺性。这样就引来了对第一类人士的思索。我以为,第一类人士只能是佛教中的“领袖”人物。他们具有别人没有的慧根,就是先天的聪慧,和对佛法的特殊敏感性。但如果他不修佛法,也只是一种心灵相通或者是心灵感应,这种感应能引人向高境界,也可能使人走向盲目。盲目向佛,实质上是一种虚妄,很容易走火入魔的。要有两方面的努力:研读佛经;努力修持。那有慧根的人才显示出他超人的能量。换言之,慧根只是向佛的开始而不是终结,更不等于修成正果。

我之于佛道,即古人所联:不俗即道骨;多情乃佛心。我追求的是不流俗,不媚俗,不狗苟蝇营。首先就是不著人相,不人云亦云;其次去除我相,不执于我见我识。后一点比起前一点来说不知要难上多少倍,然而不执于我,才可能获得大自在。这样才是“不俗”,才具有所谓的“仙风道骨”。至于“多情”,我以为其“最低纲领”就是人道主义。我以为我是在这个最低纲领的层面上接近佛心。可以理解,佛不只在于度我,更在于度人,所谓慈悲为怀,对人世的芸芸众生有大悲悯,有所谓的终极关怀。这对于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来说,有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一般自然而然,不需要怎么样去修炼。当然按传统的小乘教法是以度己为主的修行,而大乘教法则是以度人为主的,这即佛教中南传与北传的区别。现在两者的融合也是佛学发展之必然。想来,不度己,焉能度人?只要度己,就一定在度人,这是佛门的一般性规矩了。佛祖倘无情,自成佛算了,何必创教立派传布四方?因此可以说,佛是最为多情的了,也就是“泛”情主义(我自己杜撰的概念),也就是博爱。“有情”与多情不同,有情可以为一,也可以为二。

然而,我不是佛教的皈依者,我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我对佛学的尊崇和学习,缘于它的理念,对佛学给予人世间的诠释感到新奇和兴趣。我从理念上在接近它,在学问上在接近它,但我没有皈依它的愿望,我不强迫自己具备那种强烈的愿望。

以上是我对佛教佛学的一般性理解。

共 20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就像作者写的这篇文字,如是我闻,就说明了作者所听到的,看到的,然后阐述了对佛学的一般性理解。首先作者以阿弥陀佛的偈语来求助原谅,说明作者的这席话不是虚妄的,只是以作者的认知来看,把佛门中的人,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天生有缘,就是有慧根。他们对佛法有着天生的亲和感,他们可能上世便是佛陀或佛门弟子转世。这样的人物我只是从文学作品中读到过,大约是玄奘法师吧,在“抓周”时,便抓住佛经不放。这类人士绝对是很少的,他们是禅宗中的“顿悟”者,也是皈依佛门中成就最大的之一。第二类是对佛法有所研究甚至著述,既“闻慧”,也“思慧”,通过后天努力得到佛法真谛,从而皈依佛门,得到了大智慧。这是一种对佛门理性认同和亲和,大约属于禅宗中的“渐悟”者。他们是弘扬佛法的中坚。第三类最为普通,即有大悲愤、大罪恶也即大烦恼无法排遣,转而求诸佛门,以寻求解脱。这些人士皈依佛门后多求得自身解脱,消除烦恼,以求正果,多成就不大。然而他们是佛门的大众。并且一一说明了这三类的特点。最后作者以一个无神论者的阐述了自己对佛学的一些看法:缘于它的理念,对佛学给予人世间的诠释感到新奇和兴趣。我从理念上在接近它,在学问上在接近它,但我没有皈依它的愿望,我不强迫自己具备那种强烈的愿望。谢谢您赐稿筐篼,欣赏并祝您创作愉快。【:康玲】

1楼文友:201 - 21: :14 通过看这篇文字,学到了关于佛学的未知领域,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感知和认同,所以您的理解有您的道理。

2楼文友:201 - 07:0 :40 感谢赐稿筐篼!!!问好祝福!!!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楼文友:201 - 14:49:42 读了老师的好几篇文章:《我与外孙:不得不说的故事》、《老宅的果树》、《怎么写?怎么读?》、《闲言碎语说文字》等

真的受益匪浅。 文字需要酝酿,如酒 、 文字的简约是搞文字的人的恒久追求 、 写作无论在写谁,无论是写与自己相干或者毫不相干的事,但也像春蚕一样,抽出的是自己的丝。 非常喜欢老师的文字,向您学习了!

灯盏花制剂都有什么

生物谷灯盏花药企怎么样

灯盏花产业怎么样

糖尿病多方位综合调治
云南省特色植物药是什么
D3买什么牌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