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我来过

这世界我来过、、、

写在前面的话,我不懂文学,也没什么文化,亦诚惶诚恐于任何身份和:有人说文化可用四句话表达,植根于内心的修养;无须提醒的自觉;以约束力为前提的自由;为他人着想的善良。我想,写作应该也一样吧。

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别哭我最爱的人,可知我将不会再醒,在最美的夜空中眨眼。我的眸是最闪亮的星光,是否记得我骄傲的说,这世界我曾经来过。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我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 这是我在生命的最后一次听歌。

我梦见我去了,乘着一缕灰色的云。

我听见一群人在哭,心绞疼了,眼睛看不见了,但我清楚的能分出哭的都我的哪位亲人,我听到混乱的哭声背后撕心肺裂的心碎声,接着震撼山谷的鞭炮把我炸粉了,我的绞痛不见了,我从我的身体上飘起来,像一束鸡毛飞离鸡身,飞到了墙壁上,飘在半空中。我成两个我(身体和灵魂)一下子屋里乱了,哭的哭,抬的抬,看着我的家人们把我僵硬的身躯抬进那冰硬的冰官里。我轻飞在屋子的上空,清楚的看见这间屋子里所有人的表情,大多都是泪流满面,也能听见他们的说话声,叹息声,哭泣声,甚至最伤心的那几个人的心跳声我也能感受到。我也特别难受,因为我的逝去让他们如此悲伤。

我的老公没有哭,他面无表情,像在接受应有的的惩罚。一会儿屋子里来了好多人,我一下想到了十几年前,我和老公的婚礼,喜欢古典美的我身穿一身大红唐装,也是在这间屋子,我成了世界上最美的新娘,时间无情,今天大多数都是十年前参加我婚礼的人,只是有的亲人头上多了白发,有的朋友脸上多了皱纹,还有熟人脸上多了一脸沧桑。我的心又痛了一下。不知不觉,我的冰官周围摆满了花,大多是风尘仆仆赶来的朋友买的,虽然我们不常,但友情一直都在,朋友们的到来让我感动又惭愧,友谊本该有一个温和的散场,而我做得不够义气。他们看着墙上挂着我最美的那张照片,悲伤地叹气,我也感动哭了。可没有人看见飘在墙上的我。老公给我买来雌菊,面无表情地招呼着我的朋友们,他平生第一次买花给我,我在心理埋怨他,世界上那么多玫瑰、百合、怎么会现才送我雌菊,并且摆在冰冷的冰官前。那个温暖跳动的的双手终究没有握着你送花的机会。有些遗憾,可我看见愁容满面的老公又心疼了,我自嘲地想,现在爱或者不爱,埋怨或者感激又有何用呢?所有的恩怨都随生命的消亡,尘归尘土归土。

屋里亲人和朋友们各自谈论着什么,我只能听见一声声叹息和那首放着的歌,别哭我最爱的人,这世界我也来过…

夜幕降临了,屋里的人少了许多,我家人在和亲戚们商量明礼的事情,我使劲地吼吼,想要告诉老公把我的骨灰埋在我娘家的那片松树林边上,我喜欢那片宁静的土地,喜欢那春天有油菜花,夏天绿树成阴,秋有满地的落叶,冬天也不冷的故乡。更怀念那片土地上欢乐的童年时光和善良的亲人们,没有人听见我的遗愿,就算听见了,他们也不会听我的话,因为我妈妈从我出嫁就告诉我女人啊!嫁鸡随鸡,生是婆家的人死也是婆家的鬼所以我最热爱的土地,因为乡村风俗,我回不去了。

在这个最后的夜晚,我觉得气氛很滑稽,平时里一个个亲人都那么忙,今晚都不忙了,特别是我老公,他有干不完的活儿,今晚也不干了,坐在冰官前陪着那具僵硬的遗体。此刻面容焦虑的老公终于愿意陪我了,我在墙上看着心疼又得意。

天亮了,我还飘在墙上,屋里的亲人一个也没有睡,他们陪了我一夜,也是在人间的最后一夜。我的心又开始痛了,因为他们就要把我的遗体和遗愿一同拉进火化炉。我知道人经历烈火就会变为青烟,飘散在辽阔的天空,这样想着我的心平静了很多,我不是一直向往自由的云朵吗?就做一朵美丽的云吧,飘散在家乡的天空,守护我家乡的田野。然而,我却只能成为一盒骨灰。在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我随亲人坐上了殡葬车。我在葬车的顶上,就在刚才那一串串鞭炮声和道士先生砸碗声中,墙上的我变成了一只莹火虫,因为是白天,没有人看见原本发光的我。

这是一个晴朗的盛夏,微风和煦,鲜花盛开,鸟儿在蓝天白云间自由自在的飞翔,长长的葬车队不慢不快的行驶着。而我那身体将要在烈火炉化后住进那婆家小小的墓园。

我又听见哭声了,心又痛了,亲人们哭泣着要看我遗体最后一眼,随后穿着制服的火化员将我的遗体推进了一个黑洞。

骨灰滚烫被装在盒子里,老公抱着盒子,嚎啕大哭,这是我去逝后他第一次哭,我在心理骄傲地默念着:你也会流泪,会哭泣?为生前我们所有的埋怨,争吵,怀疑,我道尽了欠,受尽了委屈,连尊严都丢了。你活成了生活的大赢家,我以为只有像我这样卑微的人才会哭泣。可我又像被猛截一下,心又沉了,此刻他的眼泪还是让我的心万般绞痛,可能爱和痛从来就矛盾着。我多么想为他擦干眼泪,依偎在他并不温暖的胸前,而然已经不可能了,老公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了。亲人和朋友们一边拉扯一边安慰哭泣的老公上了葬车。沿着来时路,葬车队奔向墓地。

葬礼简单,肃穆,好多亲人都在抽泣,我的那几个朋友在交谈着什么,表情也悲伤,老公抽泣着把骨灰盒不舍地放进土坑。盖上泥土,空气中都是眼泪的味道。我感谢那些没来参加我葬礼的朋友,因为你们一定不那么伤心,我不知道最懂我的那个人,此刻在哪里?如果你知道我去逝的会不会伤心?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知道我也离去。

我的心痛得厉害,因为我是女人,永远占着不属于我的土地,不管今生读了什么书,有什么文凭,得过什么大奖,做个多大的贡献,而这块像名片一样的墓碑上,刻着的只有我是谁的妻子,是谁的母亲。

我一直觉得有很多事还有来日方长,却连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我知道我已经离开这个热闹的世界,我选择了提前退场。我的爱人,我说我要陪你慢慢变老,看你掉光了牙也对我笑的样子;我最尊敬长辈们,我昧着良心让白发人先送黑发人,原本我披麻戴孝为您们送行的,可人算不如命算;我的亲人、朋友,我们都以为亲情和友情会伴随我们天长地久,可谁也没想到,一方却不辞而别;那个要陪我去色达感受那方净土的朋友;那个要跟我对古诗词的网友;那个要约我去梵净山的同学,那个等你今年挣了大钱,要发大红包给我的徒弟;…我爽约了,连对不起也没机会说;那个喜欢看我发朋友圈的女孩,以后我就要消失在你的朋友圈里,我会记得你来过我的世界。我欠你们一场好好的告别。我会努力记住我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就像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再见了,我的亲人;再见了,我的朋友,再见了,我的过去;再见了,所有没有结局的故事。

再见。

亲人朋友们都下山了,有风吹过,山风潇潇。我再也回不了娘家了,生为女子我注定要远离亲人,我的血脉注定要被切断,我一闪而过的一生注定只能在别人的族谱上做最后一瞬的停留,所有的山花野草都在为我哭泣,我却更加怀念小时候风吹过家乡松林的声音。我长成了一棵松树,却失掉了全部的松林。

天色暗了,这孤山野岭,清冷,寂静。我正准备像在人间一样享受孤独,老公拿着蜡烛来到我墓前,他把蜡烛放在我的墓上,摸出随身带着的纸巾为我擦拭墓碑,我觉得这些动作可笑又滑稽,我想说:我在孤独无助,悲伤绝望时,你怎么不像现在一样为我擦拭委屈的泪,怎么不让我在你怀里痛哭一回。当他掏出火机,点燃蜡烛的那一刻,我记起了因为我在夜里爱看书,他骂我书呆子摔坏了我好几个台灯。而这里已经没有书了,点上蜡烛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我还是感动了,那双擦试墓碑的手,让我有一种美妙的感觉,我贪婪的享受这短暂的温暖。我又一次听到了他的心跳,感受他的悲伤。我的心又疼了,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薄情的人,他很少表达他的爱。今后我更希望他可以是一个薄情的人,那样,他的悲伤会少一点。

爱是一场误会, 痛是一种修为,如果回忆 不在一瞬间枯萎,我能体会 时间有泪。

该结束的和不该结束的都最终结束了,太阳每天按时升起又按时落下,人间的一切照样继续着,我成了一只孤独的莹火虫,我在空气稀薄的山上努力放着身上所有的光,以杂草和露珠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头一年里,老公和家人在人间每个节日时都会拿些纸钱到我的墓碑前点燃,有时还和我说些话,第二年只有过年,万家灯火时老公带着他的新妻子来看我,同样给我带些纸钱。第三年和往后的这些年,我的坟上长满了一米多高的杂草,墓碑上刻着的字迹也淡了,再也没有亲人来过坟地。而我坟前后添了好多新坟,一定是这些年人间又少了好些人。

十年后我也没有宋朝苏轼之妻那么幸运,有苏轼为她写出千古美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林夕。

2017。5。20。

如果让你难受了,对不起!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公

老公,指丈夫的俗称;宦官的俗称;老年人的通称等。语出《三国志·魏志·邓艾传》:七十老公,反欲何求。老公,还指,在老北京人对中国太监的一种称呼。现在是已婚女人对配偶的一种称呼。相传此称呼最早出现于唐代,至今已有一千多年了。唐朝时,有一位名叫麦爱新的读书人,他考中功名后,觉得自己的妻子年老色衰,便产生了嫌弃老妻,再纳新欢的想法。这个带有教育意义的故事很快流传开来,世代传为佳话,从此,汉语中就有了老公和老婆这两个词,民间也有了夫妻间互称老公和老婆的习俗。

急性肝炎能吃什么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
阜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