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高淳的一介书生散文

摘要:在这样山水的滋润下,心,不能不净;灵魂,不能不透明。这样的人,走向社会,长衣大袖,风神潇洒,也一定是一个出尘脱俗之人。出尘脱俗之人,自会视功名如尘埃,自会来去如云,“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了。 1

高淳属故郡。

所谓的故郡,就是历史长,秦时建郡,属于岭南,亦属于江南。水乡风光,青花瓷一般。大凡水乡,物产颇丰,再加上文化底蕴厚,很有几样肴馔,闻名食界。

其一为豆腐干。

高淳老街豆腐干有香干、臭干两种。香干咸淡适宜,甜而不腻,香味纯正,宜于白口吃。在高淳街上走,竟见一窈窕女孩,边走边吃豆腐香干,吃罢,将纤纤五指,反复舔咂,几欲咬下的样子,让人见之好笑,更好奇,也买了慢慢咀嚼,鲜滴滴、甜丝丝、咸滋滋,满口含香,属于一品佳肴。臭干我没吃,不知何味,是不是如豆腐乳一般,不可知。

固城湖大螃蟹,是另一美味。

固城湖大螃蟹,也不仅仅在固城湖畔可吃,高淳各处可见。在一饭馆,我们要了螃蟹,手持大蟹,喝着白干,那种爽快,和鲁智深吃狗肉喝冷酒前后辉映,能上得《水浒传》的。古人言,“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是说尽老饕心思的。

而蟹黄包,更是高淳食中隽品。

汪曾祺乃高邮人,与高淳同属江苏。此老,乃食中高手,一张嘴,品南北佳肴,阅菜无数;一支笔,写人间美食,让人咋舌。他的笔下,蟹黄包不少见,可高淳的蟹黄包,却从未看到。

或许,他从没来过高淳。

也或许,他一片白帆,飘飘然来了,却未品尝过蟹黄包。

无论那一种,这都是一个遗憾,是汪曾祺老人的遗憾,也是蟹黄包的遗憾。

蟹黄包,皮选上等。蟹黄、蟹肉放入肉汤,煮,煮成琼脂状,舀起来冷却后,用皮包住,放入笼屉蒸。蒸熟后,盛入盘中。一个个玲珑的蟹黄汤包,如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让人不忍下箸。

吃蟹黄包,有一口诀:轻轻提,快快移,先开窗,后吸汤。不以此法,滚烫的汤,稍不注意吸入嘴里,会烫坏人的。

那汤,那皮,啧啧,美得没法说!

我是老饕,周游高淳,食之大喜。

坐在桌前,我不经意间想,这些菜,不知魏良臣尝过没有。如果有,至今,也有近千年了。

是的,魏良臣距今,也有一千年了。

他生于1094年,当时正好是北宋绍圣元年。

2

走在高淳的山水间,山势如眉,水波如眼,正应了宋人词曰:“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这儿的山,一律黛色,微微皱起,和山下水波相映衬,西子捧心一样,有一种婉约美。

高淳山水很精致,精致如微型江南,如琉璃做的小品。

当年的魏良臣,徜徉在高淳山水间,一定也如我这时吧,心地空明,恍如一朵白云,又如一片羽毛,在夕光下,洁净透明,透着微微的光晕。

在这样山水的滋润下,心,不能不净;灵魂,不能不透明。这样的人,走向社会,长衣大袖,风神潇洒,也一定是一个出尘脱俗之人。出尘脱俗之人,自会视功名如尘埃,自会来去如云,“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了。

他是秦桧同学。

秦桧,是当时的一棵大树,多少人丢掉良心,丢掉尊严,靠着这棵大树歇阴。竹简上,这样的人,名字列举长长一串:孙近、韩肖胄、楼炤、王次翁、范同……其中唯独没有魏良臣。

仅此一点,魏良臣就可以傲视同辈,笑对后世了。

仅此一点,高淳人也应当为他感到骄傲了。

不只是如此,他出使金国归来时,恰赶上旧相赵鼎离开,新相秦桧当政。他长袖一挥,飘然而去,“丐以祠归”。

在南宋政坛,他是一支荷,洁白不群。

高淳,是荷花如雪的地方。

高淳走出的读书人,亦是如此,“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高淳最诱人的地方,是固城湖。固城湖,又称小南湖,湖水白净,如月夜的笛声;柔腻飘渺,又如女孩的笑声。站在湖边,望着这一湖水,临湖照影,心魂如玉。湖上,有渔船来往,打鱼人如在水墨画中,又如在镜天中。

这儿,魏良臣曾来过吗?曾像我这样品着螃蟹喝着美酒了吗?

走在高淳的柳荫下,阡陌上,我甚至暗暗想,当年,年轻的魏良臣走出这儿,是沿着这样的阡阡陌陌,一路走远,离开故乡,走向遥远的汴京的吗?

或许,他是坐船的吧,一叶孤帆,烟花三月,直去汴梁。

历史,也在此时记住了他。

当时,是宣和三年,他刚刚二十五岁,就科举得中,考上进士,外放县令,即今日的丹徒。考进士,做县令,这是当时天下士子的一个梦。为了这个梦,哪一个读书人不是枯坐西窗,芭蕉夜雨,磨穿铁砚。一朝得中,如范进中举一般,欣喜若狂者,大有人在。

此时,最应小心翼翼,稍不注意,到手的鸭子就会飞的。

可是,这位高淳的读书人,却不是这样,他简直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在上任前,写了一封奏章,“诣阙投匦,函伸太学陈东冤”。陈东一生白衣,身无一文,心忧天下,在他的积极要求下,宋帝诛杀蔡京等六贼;也是在他的要求下,宋钦宗启用李纲,取得第一次汴京保卫战的胜利。

陈东,是那个时代的良心。

可是,他总是不容于世,受到打击。

大概是心气相通吧,大概是出于对这位白衣之士的崇敬吧,魏良臣,这位刚刚考中进士的年轻人,竟然仗义直言。

这,不只是冒着政治前途的危险,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因为,当时的陈东,是当政者最为痛恨的人。

天下之人,闻之大惊。

天下之人,更“高其义”。

4

不知是为了标榜自己的大度,还是别的原因,宋帝没有发火,也没有给这位新科进士穿小鞋。官员任命文件下发,魏良臣“调严州寿昌令”,做了一个七品官。

魏良臣挥手京城,骑马而去,犹如一片浮云。

到了地方,这位读书出身的官员,没有摆谱,没有仰面朝天,没有在寿昌山水中,将自己泡得骨软筋酥。他走向民间,走向里巷田里,和百姓走在一起。因而,寿昌一片歌声,一片祥和。当时宋朝,官员任期一年结束,朝廷就派出官员,下视各县,进行考核,考核分等次,公布天下。

是年考核,魏良臣“以县最闻”,换言之,就是第一名。

这个成绩,真是不容易。

当时,属于北宋末年,乱局已成,颓势已显。很多官员,都抱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可是,在这一片乱局中,寿昌,竟成为一片世外桃源,成为一个祥和世界,成为大家心目中的乐园。

是高淳的山,涵养了这位官员的高洁吧?

是高淳的水,陶冶了这位官员的情操吧?

走在高淳,这儿的男女,本身就是一种风景。

高淳的男人,总是显得儒雅,言笑之间,映一缕水色。

高淳的女子,一个个长腿玉立,看人时,眯着双眼,给人一种水色迷蒙之感,给人一种如梦如幻之感。

我想,魏良臣当年,一定如这街上的男子吧。魏良臣当年所见的女孩,也一如今天高淳街上行走的女子吧?只不过,那时的女子,长裙曳地,更显得典雅含蕴罢了。

生活在这样的巷陌间,哪一个人能不洁净如洗?

5

水的清白,山的刚硬,是古代读书人心中的楷模。

他们一方面儒雅,蕴藉,读吐之间,词语典雅,珠圆玉润,这是文字,是翰墨滋润的。另一方面,面对大是大非,面对国家利益受损时,他们又可以拍案而起,不惜以死抗争。

他们说,“竹可焚不可毁其节,玉可碎不可毁其白”。

他们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高淳走出的魏良臣,就是这样一个读书人。不过,他在这些读书人的共性之外,还多了一样持性,通权达变,顺应时机。古人说,“智者乐水”,即是谓此。高淳,不缺乏水,出门即水,如玉之清,如天之蓝。

水的智慧,也融入了魏良臣的书生气节中。

考核之后,不久,北宋在金人的马蹄和弯刀下灰飞烟灭。南宋,在山温水软的江南建立。他走进临安,授予“敕令删定官,迁吏部郎官”。也就在此时不久,“金人犯高邮”,烽烟遮天,鼙鼓声声。此时,宋金正在讲和,金军竟然如此做为,让人实在气为之结。谁去与金人交涉?一时,南宋朝廷一庭之人,无言而立,形同不偶。高宗望了一眼魏良臣,他想到魏良臣为陈东鸣冤的事。

他想,这个人可以吧,有一股冲劲嘛。

他笑着说:“魏良臣有气节,宜往。

魏良臣去了,抱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概,一介书生,直入金营,指着金人的鼻子质问,和约正在签署中,如此行为,是想议和还是不想。

金将听了,目瞪口呆。

这些金人,一贯于以大刀长枪和宋人说话,现在,面对一个读书人气正辞严的质问,顿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见对方气势弱了,魏良臣进一步问,若战端再开,谁负?

对方一介武将,自然不敢负责,挥众退走。

一场战火,让一个书生一手掩灭,在孱弱的南宋,这是一个奇迹,而魏良臣就创造了这个奇迹。

他骑着马,马蹄哒哒,走过青石板小巷,走过山水,走过江南。一路江南女儿,填街盈巷,来看这位斥退金人的书生。那一刻,一定是他最得意的时候吧,以一介书生之肩,扛千万人之希望,并且顺利完成,能不爽快?

可是,秦桧当政。

他本应升官,却不愿意,飘然求去,回到高淳山水之间,优哉游哉。

6

古代读书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可是,宋人又不一样,他们格外重视自己的,范仲淹曾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王安石在《石门亭记》中亦言,“而忧者必在天下”。

读着这些文字时,常让人浮想联翩。

宋朝国势不是很强的,但是,宋的经济是发达的,生活是和谐的,宋朝的GDP,据史学界推测,是当时世界第一。为何能这样?是因为有一群读书人,从不营营于私利,不汲汲于个人欲望,把国家命运,扛在自己的肩上,用陆游的话说,“位卑未敢忘国忧”。

有这样的读书人,国不富裕,其可得乎?

魏良臣也是这样一个人,忠国之心,忧国之怀,虽未形诸文字,可是,他却以自己的行动证明着一切。

当时,大将们兵权被解,高宗自毁长城,一厢情愿地以为,如此以来,金人则会停止他们的马蹄弯刀,止住他们的欲望。

可是“适金人败盟”,金军统帅兀术,带着白山黑水间的健儿,铁骑如潮,鼙鼓声声,奋勇直进。南宋小朝廷,再一次危如累卵,朝不保夕。

兀术扬言,让南宋再割土地,不然,投鞭渡江,直下临安,把高宗拉去做童仆。

又一次,魏良臣在危难中接受任务,来到金营。兀术一听,是一个书生,哈哈一笑,让手下精锐,刀出鞘,箭上弦。在他看来,如此一吓,这位文弱的读书人还不立马趴下,叩头求饶。那样的话,自己要求什么,他就得答应什么,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魏良臣来了,面对着雪亮的刀枪,眼皮也不眨一下。

兀术冷哼一声,端坐如铁。

魏良臣一揖,问道,不知大王来此为何?

兀术骄横地说,自己要求得不到满足,用刀兵说话。

魏良臣呵呵一笑,告诉他,如果对方如此,让南宋无路可退,南宋军民,万众一心,胜败仍未可料。史书谈及此事,道,“良臣从容不摄,反复详辩,迄定初议”。这几个字,看似轻轻淡淡,殊不知其中掩盖了多少刀光剑影,掩盖了多少腾腾杀气。

在当政者懦弱退让下,一个读书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据理力争,将国家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剩下的,就是死。

魏良臣是抱着必死之心,去进行这场谈判的。

其忠贞之心,可对日月,可著史册。

7

这位书生,后来做了宰相,至于政绩,书上云“出衣冠之囚,释变瘴之冤,起淹抑,斥奸回,修军政,罢冗员,节浮费”。这些,当是在秦桧死后。

他所释放的“衣冠之囚,变瘴之冤”,其实,都是秦桧陷害的正人君子。秦桧临死前,还不打算放手,一次准备陷害五十三人,由于病中难以执笔书字,因此未成,长叹闭目。由此可见,被他陷害的人,实在不胜枚举。这些人,或关入监狱,或流放瘴疠之地。魏良臣将其一一放出,或招回。

秦桧死后,盈朝上下,都是其余党,“斥奸回”,也就是罢斥秦桧提拔的一班佞臣。

这些,都是大快民心之事。

这,也为孝宗登基,宋朝中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魏良臣死时,六十九岁。

他死后,归葬高淳没有,历史没有记载。我想大概没有吧,因为,以他那样的职位,再加上山长水远,一定是葬于临安了吧。

但是,高淳应为他骄傲,读书人也应为他骄傲。因为,在一千年前,有一位高淳走出的读书人,确实做到了明月在心,梅花映雪。

共 44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高淳的一介书生】总的来说,此篇文章可以算得上是大气磅礴的。作者以高淳小吃引入,继而加入高淳山水,最后以浓墨重彩抒写魏良臣的高洁人生,从人、历史、自然混沌交融的超然空间中寻觅着文化精粹,从而得到灵魂的洗礼,思考着人生命运与使命。文章并没有沉湎与山水,而是强调人气,强调着人生命运与使命在浩航历史长河中的终极体验。并且,文章既有飘逸洒脱的行文、又有深厚的内涵和文化底蕴,最重要的是那份真挚而深厚情感,将这些画面和感悟紧紧相连,让本应乏味的历史有了味道,有了精气神,不再乏味,不再枯燥。推荐欣赏,问好老师!【山水神韵:清华晚照唐】【江山部·精品推荐1507 000 5】

1楼文友:- 0 19:14:52 夏日炎炎,奉上一杯凉茶清清暑气。问好老师! 只是晚唐秋

2楼文友: 22:12:21 问好老师,小的是高淳,大的是精神,高淳有一种精神,永在。 诗是一只空篮子,放进自己的生活!

尿路结石的保守治疗方法

夜尿增多什么原因呢

怎么治小便刺痛

预防老年痴呆吃什么食物
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发烧物理降温的正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