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查新昌心灵之光

倪泽玄油画艺术的现代性意义

从艺术阐释学角度分析,倪泽玄是色彩抽象表现主义者,他的油画艺术颇有世界艺术视野。在纯粹自由的理想追求中,倪泽玄表达着可视世界的美好属性,尝试着多种绘画结构法则创作与意象表现。他的学理修养与文化内涵,使他致力于描绘人类越来越复杂的生态环境,实践着绘画并不是忠实地去描绘自然景色,而是注重最深邃和最内在的心灵之光。在视觉综合基础上,倪泽玄探索出各种意象图例:本质与存在,想象与现实,展现物质本质与无声意蕴的精神性。他的直觉很准确、直接和强烈,使他的油画像音乐一样在观者的脑子里回响,这样的成果注定在他个人油画史上经久不衰。

在返回新疆的日子里,我对油画写生有了新的认知兴趣,但对发生在道德哲学中的任何事情,我像尼采一样绝对不承认。在确认江华拜我为师的现有精神价值之后,我把目光投向倪泽玄油画艺术。对这两件事,我丝毫不盲目,也不怕犯错误,怕犯错误是怯懦,就像善良的秘史就是怯懦。倪泽玄专心致志于艺术探索,非常平易近人,他的绘画语言清纯、用色丰富、情感真挚。后来,我跟倪泽玄到天山深处写生时,发现他有时直接从颜料管里挤出强烈的色彩涂在画布上,很快乐地进入一种戏耍状态,根本不机械地刻画自然中的对象。他的写生作品虽然仍以客观事物为描绘对象,但他不再是模仿自然,而是要解释自然并使自然服从于他所切慕的绘画性和精神性。倪泽玄喜欢用丰富的色彩来描绘可视世界,他这几年的阶段性创作成果,让我想起海德格尔的一句话: 言语从非所道,所道尽在无语。

在这里,我仍然以一种钦佩而尊敬的态度,向伟大的心灵表示无限的敬意。因为,所有伟大的艺术家都在用知识方面的征服、进步、勇气、自制和自净的结果,修正着人类的无知、厚颜和虚伪。在倪泽玄的油画中,经常出现充满灵性的雪山,金色的麦田,幽静的树林,以及火焰般的创作 。他是热情而又冷静的油画家,他对一切正能量的行为感兴趣,尤其是对促进社会进步的想象力,这是观念、描绘、模仿和先例所难以企及的。在他所偏爱的油画写生体系的核心,存在着各种心性经验,实际上他用油画传达着他的复杂思维。显然,当代艺术界的玩世主义本是一种完全实验的、空洞的、胡闹的、反叛的艺术形态,曾通过不断地构建、阐释、传播、强化,最终掀起了一个时代游戏化的伪先锋思潮。在一次难忘的深度交流中,倪泽玄跟我说过抽象艺术在中国缺乏必要相应基础,它被理解成一种意象艺术,或类原始美术和儿童绘画是正常不过的。那些拿来主义风格化的当代艺术,它在精神内质上缺少现代性意义。

在油画艺术探索过程中,倪泽玄体悟过现代主义艺术走向历史集点是泛抽象艺术的兴起,艺术的语言、材料、手段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彻底打破了传统艺术的语言体系、材料功能、结构形态的种种局限,并开放到一切都可能是艺术的境地。对于这一点,不仅是倪泽玄作为艺术家的单向努力,整个时代在客观上都促进这观念语境的形成,从传达与理解、思想与理论都是必不可少的基础。然而任何艺术,一旦成为既定的流行风格,其内在活力已基本耗尽。经过坚持不懈地在户外写生,倪泽玄为油画艺术风格的形成找到了相应的物理空间,他从中承担了拓荒者的角色,这结果经历了气候、种子、培植的过程。他对艺术语言的探索,不仅蕴含了人类对美满生活的向往,也许还深藏着他复活美好童年的心愿。

在这个意义上,倪泽玄通过油画创作,从原来追求动感、表现强烈、无拘无束的观点,渐渐发展成追求一种平衡、纯洁和宁静感。从倪泽玄油画写生体系而言,无论是和谐的色彩或不和谐的色彩,都能产生动人的视觉效果,色彩的选择都以观察、感觉和各种经验为根本。他一年四季奔走于天山南北写生,其目的动向就是要打破既定秩序,以创新突破构建绘画历史发展的文化动力,并彻底抛弃传统艺术单向度审美积习。他感兴趣的是一组色彩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依赖性,所以他是根据主观感受而不是模仿实际,透出一种难以自抑的欢乐情绪。作为新疆当代艺术重要代表人物,倪泽玄彻底冲出了传统的艺术观念,不仅摆脱了对自然对象的依附,而且也不再以模仿客观世界为己任,不再刻意追求剧情的记述,也不表现晦涩的哲学内涵。他认为绘画对象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心灵之光的世界,这正是艺术永恒而充满生命力的精神所在。他曾对我说,与过去艺术家的命运不同之处,恰恰就在于我们有选择自由创作的权利,这是因为选择能够反映出一个人对于自己的良知是否负责。这段话可以视为他阳光心态的艺术哲学的一个简明索引。

就当代油画艺术探索而言,多少不敢自败于笔耕的油画家,以不同的个人体悟、经验、情怀和态度,挺进中心话语和各种话语的矛盾交织处,直面被文化体制掩盖下的话语霸权和身份排斥,重新审视物质时代与文化表征的互动。在纯粹自由的心境中,在心性经验和艺术语言的呼应中,倪泽玄经常返回美学思想的诞生地。每次遇到很理想的写生环境时,他仿佛让生命与色彩同舞,绘画获此境界,将心灵和绘画直接沟通,为的是如饥似渴地寻找生命节奏的源泉。对具有心的艺术家来说,美德也是一种国家大事,人们可以用法令来振兴美德,可以设立权力机构来确保美德受到尊重。对倪泽玄而言,绘画本质上不应是一种职业,但却要为人类社会提供非凡的生活美德,这使生活苦短的人生,能够幸获许多兴奋和慰藉。因此,在油画艺术探索中,他的美德幻想获得了纯粹自由的境界。

实践证明,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绘画都是在艺术探索中孕育而生,譬如康斯泰布尔、德拉克罗瓦、塞尚、梵高、高更、康定斯基、毕加索均为重要的艺术先驱。他们对艺术语言的实验热情,纯粹来自一种创造力的本能驱使。伟大的艺术必然表现出一种彻底的颠覆性生命力,否则无法构建焕然一新的时代成就。在我对艺术家的个案研究中,倪泽玄被界定为色域绘画或色彩抽象绘画的重要代表人物,在新疆抽象艺术领域里,他的风格与严立的现场写意绘画截然不同。作为这几年崭露头角的第一批色彩抽象画家的一员,倪泽玄凭借自身极富个性的画风,以强大的精神内涵脱颖而出。在早期创作的人物画中,他阐释了现代社会心灵孤独这一主题。后来,他从原始意象和大自然中寻找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运用色彩分析方法论结合表现主义的风格将其表现出来。如他所述,他正在探索一种正能量的抽象艺术形式,使形而上和感官表现得到高度平衡,其作品是对色彩、形状、平衡、深度、构成、尺度等形式因素的严谨关注。

客观地说,当代艺术历经了一个混乱而又丰富的突变阶段之后,其目的意向和文化功能也进入一个无所不包的层面。当然,也得承认泛抽象艺术或后现代艺术的兴起,存在一定的质量矛盾,因为艺术不再有标准规范,并走向一种失控而泛滥的境地。如果说倪泽玄油画有什么闪光之处,那么我认为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倪泽玄是一个充满自信的创造者,始终都表现出坚定、执著、从容不迫。或者更确切地说,倪泽玄对世界的认识基本是明亮鲜活而又统一的,力求在画面上产生某种韵律,温情、舒缓而深沉,直接触动人们的心灵。倪泽玄的具象色彩表现作品简练、单纯,但却磁力般地将人深深吸引,他在绘画中注入了强烈的精神成分,给人一种萦绕心头而不能忘怀的朴素感。任何时候欣赏他的作品,都会让人感觉置身于他所营造的精神空间,而不是陈列其作品的现实空间里,他用独特的风格奠定了色彩抽象表现主义的身份和地位。

显而易见,倪泽玄的色彩语言快感曾经与理性发生过激烈的交战,这种交战伴随着历史性的紧张而渐趋平和。简单地来说,在技术理性日益膨胀,市场化机制充分运转,功利化生存观念明显强化,现世享乐思想甚嚣尘上的物质时代,对倪泽玄油画艺术本质作这样的学术界定,不但可以从相似、相应和相继的艺术原则中,很便当地推导出理论依据来,而且还与艺术人类学所要拓展的文化视野密不可分。对于绘画艺术语言的重构,如果没有福柯一样深刻的知识考古学研究,审美的再创性就会造成混乱的结局,可能会在阐释学问题上迷失方向。公正地说,倪泽玄绘画主题的深度与广度,笔触上大刀阔斧的气势,以及充沛的思想投入,使他推进自身话语系统的同时,以跨方法论、跨学科的本真状态,那样的外露、炽烈和奔放。随着对倪泽玄油画艺术研究的不断深入,我想在最大程度上弱化友情因素,提出研究者的历史和审美判断,在绘画艺术研究中更是必不可少。这样,凭着全方位的艺术感觉,在形式的探索和艺术语言的推进过程中,假如倪泽玄有什么榜样的话,那一定就是塞尚、梵高、高更、马蒂斯和毕加索。

从时代背景和文化空间而言,除了源于心灵的 与绘画智慧,在倪泽玄身上还存有另一种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那就是对未知事物的颠扑不灭的热情,对不可言喻的一切,对人性温亮、高贵精神、美好事物的热情。他的内心总是怀有积极向善的愿望,这就是艺术最根本的元素:描述人类世界的美好属性。在人们建构性的实用言谈中,往往要求构造中的技巧和细心,这不仅出于科学的描述,更是出于实际的欲求。对倪泽玄来讲,一切具有现代性活力的艺术,它可以挪用一切利用的材料手段为其自身所用,包括那些僵死的材料语素,关键在于它只证明自身的存在,而不是时间的重复过程。这便是现代性赋予艺术的一切可能性,使倪泽玄始终保持着他在智力、情感、精神上合理恰当的深度思考。

厌食症的治疗药物

幼儿厌食症的原因

宝宝腹泻的原因

微信小程序怎样注册
孩子经常流鼻血
薏芽健脾凝胶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