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影之门 第一百七十一章 驻足

天影之门 第一百七十一章 驻足

我可以教你几个我的法术。我有个……火球术……让我想想,那是怎么弄来着?”

老人在太阳升起前不断地唠叨着,直到车队在某处停了下来。

罗德利斯身体受着折磨,史东所受的折磨则是心灵上的,但这些天来受到最大折磨的也许是韦德。

对坎德人来说最残忍的酷刑就是把他给关起来。

也有人说,对其他种族最残酷的酷刑就是把他和一个坎德人关在一起。

经过三天韦德不断地以抱怨、唠叨、笑话,来进行疲劳轰炸之后,大伙都很愿意被车子拖着在地上打滚,以换来坎德人闭上一小时的嘴——至少哈勃是这样说的。

最后,连绯月都失去了耐心,差一点要给他两巴掌,罗伯特把坎德人赶到囚车后方。小坎德人两脚伸出车外,脸挤着铁栏杆,觉得自己无聊得快要死掉了。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无聊过。

在路上发现艾文之后日子变得稍稍有趣,但老人的娱乐价值在罗伯特强迫韦德归还老人的药材包之后就消失了。在绝望的驱使下,泰索柯夫开始寻找新的猎物。

赛斯顿,那个溪谷矮人。

大伙都很同情可怜的赛斯顿。这个溪谷矮人常常受到投德的虐待,也是他最常找的出气筒。他整晚都不停地替投德传递口信,从车队的最前面跑到最后面。

从补给车里把食物拿给投德,喂洗投德的小马,所有其他投德想的出来的烂工作也都交给他一手包办。投德一天至少要痛殴他三次,龙人们也常取笑他,地精偷走他的食物。连糜鹿在他经过的时候都会趁机跟他逗留一番。

这个坚强的溪谷矮人都一声不吭地忍受下来,也因此赢得大伙的同情。

赛斯顿不忙的时候开始跟大伙走在一起。罗伯特急着要知道帕克塔卡斯的状况,开始向他打听他的故乡,和他替投德工作的经过。

这个故事整整花了赛斯顿一天的时间讲完,大伙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搞懂,因为他从中间开始讲,又莫名其妙地接回一开始的地方。

最后,终于拼凑出来的故事,却没有什么帮助。赛斯顿原先是和一大群住在帕克塔卡斯附近的陵的溪谷矮人住在一起。后来猛敏那大王为了要生产更多的武器和盔甲来装备自己的军队,占领了附近的铁矿。

“大火,整天,整夜,味道臭的不行。”赛斯顿皱起鼻子。“敲石头,整天,整夜。

赛斯顿在厨房里找到好差事。“他的神情快乐起来,”煮热汤、非常烫。“他的脸色阴沉下来。”汤弄倒。热汤很快让盔甲变烫。猛敏那大王一个礼拜都只能躺着。“

他自顾自地叹了口气。

“赛斯顿跟修马斯特,自愿的。”

“也许我们可以关闭那个矿坑。”卡拉蒙建议。

“这是个办法,”罗伯特思考着。“猛敏那大王派有多少龙人去守卫矿坑?”

“两个!”赛斯顿说,边举起十只肥嘟嘟的手指。

罗伯特不由自主地叹气,想起来似乎在什么地方遇到过相同的状况。赛斯顿充满希望地看着他。“那里也只有两只龙。”

“两只龙!”罗伯特不可置信地复诵。

“最多两只。”

卡拉蒙呻吟着往后躺。战士从逃出沙克沙罗斯之后就在认真的考虑和龙作战的可能性。他和史东讨论每一个有关修玛的传说,骑上唯一记得的屠龙勇士。

很不幸地,之前从来没有人把他的传说当真(索兰尼亚骑士除外,这也是他们饱受嘲笑的原因。),所以许多有关修玛的传说在历史的流逝下也跟着被扭曲或遗忘了。

“一个拥抱真理和力量的骑上。他唤来真神的力量,铸造了屠龙枪。”卡拉蒙看着睡在地上的史东,哺哺地念道。

“屠龙枪?”艾文吸着鼻子醒过来。“屠龙枪?刚刚谁提到有关屠龙枪的事?”

“我哥哥,”罗德利斯无奈地笑着。他从祷文中念了几句。他和那个骑士似乎突然间对于这些小孩子的故事感到热衷。

“很好的故事,修玛和屠龙枪,”老人摸着胡子说。

“故事——只不过是故事罢了。”卡拉蒙伸着懒腰。“谁知道到底修玛或屠龙枪是不是真的。”

“我们现在知道龙不是传说了。”罗德利斯喃喃地说。

“修玛是真有其人。”艾文柔声说。“屠龙枪也是真的。老人的脸上现出哀伤的表情。

“是吗?”卡拉蒙坐直身子。“你可以形容一下吗?”“当然,”艾文不屑地吸吸鼻子。

每个人现在都开始竖起耳朵听。艾文事实上还被这么多听众搞得有些分心。

“那把武器像——不是。事实上它像——不对,它也不是。它真正像是……比较接近……几乎可以说是……某种——长枪,没错!就是像把长枪!”他认真地加上一句。“而且对付龙特别有效。”

“我要睡午觉了。”卡拉蒙咕哝着。

罗伯特笑着摇摇头。回身靠着铁栏杆,他疲倦地闭上眼。很快地,除了罗德利斯和韦德之外,每个人都沉沉睡去。坎德人无聊地醒着,满怀希望地看着罗德利斯。

有些时候,罗德利斯心情好的时候,会跟他说些古老魔法师的故事。但现在法师里着袍子,正好奇地观察看艾文。老人坐在一张凳子上,头随着车子的晃动打着吃,发出轻微的鼾声。

罗德利斯金色的眼睛眯了起来,似乎又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几分钟之后,他戴上兜帽,往后靠去,脸孔消失在阴影中。

韦德叹口气。接着他看见赛斯顿走在囚车旁边。坎德人觉得有了希望。这里,他知道,有了一个忠实的听众。

韦德把他叫过来,开始说他自己最喜欢的故事。两个月亮都西沉了,囚犯们尽皆睡去。大地精走在车队后面,半睡半醒地讨论什么时候要扎营。修马斯特。

按德走在最前面,满心幻想着即将到来的晋升。在修马斯特身后,龙人们用自己的语言交谈着,在投德不注意的时候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他。

韦德坐在栏杆边,摇晃着双脚和赛斯顿聊天。坎德人注意到吉尔赛那斯似乎闭着眼睛在装睡。韦德看到精灵趁着四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打开双眼打量四周。

这让韦德感到无比的好奇。

看起来吉尔赛那斯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坎德人开始忘记自己说过哪些故事c“所以我……呃……从袋子里抓出一颗石头,丢出去。碰的一声打中巫师的脑袋。”

韦德很快地开始替故事做结尾。“恶魔抓住他的腿,把他一起拖进地狱的深渊。”

“但恶魔应该先对你说谢谢。”赛斯顿听过这个故事好几次,版本还不太一样。

“你忘了。”

“是吗?”韦德问,一眼注意着吉尔赛那斯。“是啊,没错,那个恶魔对我说声谢谢,然后把他给我的魔法指环收回去。如果不是因为天黑,你应该可以看到我手指上有指环的痕迹。”

“太阳升起,很快早晨。我可以看。”溪谷矮人兴奋地说。

天色还有些黑,但是东方的一丝曙光暗示着他们旅程的第四天即将展开。

突然韦德听见森林里有鸟在叫。其他的叫声回应着。多奇怪的鸟叫声啊,韦德想。

以前从来没听过这种叫声。但也可能因为他以前从来没到过这么南方的地方。

他从他的地图里知道他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他们已经越过了白怒河上唯一的桥梁,正向着帕克塔卡斯;地图上标示着地名的库里铁矿的地方迈进。地势开始升高,浓密的白杨树林开始出现在地平线的那端。龙人和地精们小心地注意着树林,脚步加快。在这个树林中的是精灵的古老家乡——威灵顿。

又有另外一声鸟叫,这次更接近了些。韦德背上寒毛竖起,因为同样的鸟叫声从他的右方传来。坎德人转头看见吉尔赛那斯站起身,手指放在嘴唇上,吹出奇怪的声音来。

“罗伯特!”韦德压低声音喊着,但半精灵早已醒过来。囚车里的每个人也是一样。

艾文坐起身,伸着懒腰。“喔,很好,”他说,“精灵们来了。”

“什么精灵——哪里?”罗伯特坐起身。

突然间传来一阵像是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前面的补给车传来一声惨叫,失去驾驶者的车子滚到一个坑洞中,翻了过去。囚车的驾驶用力拉着缰绳,阻止廖鹿撞上前面的补给车残骸。

囚车猛然煞住,里面的犯人也跟着东倒西歪。驾驶又让康鹿继续前进,小心地指挥它闪过前面的残骸。

突然因车的驾驶惨叫着抓住自己的喉咙,大伙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里露出一支箭的尾羽。驾驶的尸体从车上掉下来,另外一个士兵刚抽出剑,胸口也跟着中了一箭,倒了下去。

糜鹿感觉到缰绳变得松懈下来,跟着停下脚步,让囚车停下来。四周传来箭矢破空的声音和不停的惨叫声。

大伙纷纷趴在囚车的地板上寻找掩护。

“发生什么事?怎么搞的?”罗伯特问吉尔赛那斯。

但精灵不理他,只顾着看着破晓的森林。‘被修士!“他大喊。

“罗伯特,发生什么事了?”史东站起来,说出四天以来的第一句话。

“波修士是吉尔赛那斯的哥哥,我猜这是个救援行动。”罗伯特说。一支箭然的一声射进囚车,插在地板上,差点射中骑士。

“如果我们死了,这救援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史东趴在地上说。“我以为精灵都是神箭手!”

“趴低点。”吉尔赛那斯命令道。“这些箭只是为了掩护我们的逃亡。这是个打带跑的战略,我们的人手不够正面对抗这么大批的军队。我们要准备好马上往森林里跑。”

“我们要怎么离开囚车呢?”史东追问道。

“我们没办法替你们准备好一切!”吉尔赛那斯冷冷地回答。

“你们之中不是有法师——”

“‘没有法术材料不能施法!”罗德利斯从一个板凳之后出声。

“姿势放低,老先生!”他对艾文喊道,后者正好奇地四处观望。

“也许我可以帮得上忙,”老法师喃喃道,他眼睛一亮。“让我想想看——”

“到底搞什么鬼?”黑暗中一个声音大吼道。修马斯特。按德骑着小马走过来,“我们为什么停了下来?”“我们被攻击了!”赛斯顿从一个囚车底下爬出来说。

“攻击!什么东西?快把这囚车移走!”投德喊道。一支箭射中投德的马鞍。

投德的红色小马眼睛突然睁大,害怕地看着森林。

“我们被攻击了!精灵要救他们的同伴!”

“驾驶兵和卫兵都死了!”赛斯顿紧靠着囚车,又有一支箭差点射中他,“我要做什么?”

一支箭从投德的头上飞过,他弯身试着要躲过这些攻击,被迫要紧紧抓着马脖子,以免掉下来。“我要再去找一个驾驶,你留在这边给我拼死守着这些囚犯,如果他们逃跑我就唯你是问!”

修斯特用力地跟了小马一脚,这个吓得半死的动物一跃向前。“我的士兵!

大地精!过来!“修马斯特大喊着跑向车队后排。

“几百个精灵!我们被包围了。快向北方跑!我要去向猛敏那大王报告。”殷德对着龙人队长大喊。“你们龙人负责看守这些囚犯广他骑着马继续跑向前,很快地一百多个地精就跟着他们的勇将跑得不见人影。

“好吧,这样解决掉那些地精了。”史东说,脸上挂着放松的微笑。“现在我们只需要解决这五十几个龙人了。我猜,应该没有上百个精灵包围这里吧广吉尔赛那斯摇摇头,”大概只有二十个。

“莉娜趴在地板上,小心地抬起头向南方看去。在晨光中依稀可以看见一里之外的龙人四处寻找掩护,精灵们则开始瞄准他们躲藏的地方继续射击。她碰碰罗伯特的手臂,指着前面。

“我们一定要逃出这个笼子才行,”罗伯特往后看着说。“龙人们在修马斯特离开之后,才不会大费周章地把我们送去帕克塔卡斯。他们只会就地杀光我们。卡拉蒙?”

“我可以试试看,”战士咕哝着,他站起来用手臂紧紧抓着铁条。

老年人冠心病吃什么药好
什么原因会导致厌食症
什么食物可以活血化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