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国 3232 帝国的疯狂(六)

权国 3232 帝国的疯狂(六)

下“易莱德阁下,教宗殿下让我前来询问,埃罗王都布防图可是绘制完成了?”一名袖口缠绕着银色双叶纹章的教团国军官,从后面走上来,向刚刚从落地的氢气球上面下来的帝国军官易莱德行礼

“阿布泰尔骑士长,你来的还真是准时啊”易莱德脸色平静的回礼,然后从氢气球篮子里取出绘制好的埃罗王都外围子堡布置图递交过去“这就是绘制了两天才绘制完成的,布置在埃罗王都外围的子堡布防图,数量足有三百六十七个之多“

”这么多!“被称为阿布泰尔骑士长的教团国军官脸色有些惨白,这些子堡虽然算不上坚固无比,更是没法和厚度的埃罗城墙相比,但是想要攻取下来,也是要方付出五六十名士兵的姓名,以此类推。三百六十七个,教团国就需要付出三万多人的代价,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埃罗方面也必然不会坐看子堡被拔除,必然会派出城内兵力协助子堡的防守,这样算来的,没有七八万人是拿不下这片防御区域的,十几万的教团国军,进攻外围就丢了七八万人,后面还奢谈什么进攻埃罗王都?虽然知道埃罗人在王都外布置了数量惊人的子堡,但是这样的数量。。。。。要知道这距离埃罗惨败不过才一两个月的时间啊“

”其实数量多又有什么用呢“

看着教团国军官满脸担忧的神色,易莱德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反而嘴角笑了笑”这种已经老旧落后的防守办法,在当初伊卡迪瓦大陆的诺德王都就曾经遭遇过,而当初猎鹰陛下所采取的策略是却极为简单粗暴,而且效果极佳,最终陛下只是以少量兵力就攻克了埃罗王都“

”猎鹰陛下也曾遭遇过如此局面吗?‘

听到易莱德的话,阿布尔泰骑士长脸上充满了一阵激动,谁不知道放眼整个欧巴罗大陆,猎鹰皇帝就是不败的代名词,虽然是教团国的骑士长,但骨子里依然是军人的骄傲,自然也想要知道被称为军神的猎鹰皇帝,在面对如此困局时,是如何应对的

“陛下南征北战,所向披靡,被称为名将终结者,什么情况没有遇到过”

易莱德双眼发亮,满脸崇敬,一字一句说道“陛下对付这种老旧战术的策略其实很简单,就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直线突破!”

“直线突破。。。。。。”阿布尔泰骑士长本来还是一脸欣喜的脸,一下呆滞,这也叫战术策略,这和用麾下士兵的血肉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是帝国方面的高级工程师,此刻他一定将对方批驳的体无完肤,面对对方的深沟子堡连绵一片,直线突破的做法就跟冲上去让对方直接揍一样傻

”不要误会,所谓的直线突破并不是一味的猛攻,而是利用雷神攻击子堡,不用去管其他附近的子堡,只需要清理出一条可以进军到敌人城下的道路即可,只要兵临城下,其他子堡的兵力就会自动撤回防守主城,反而遗弃在外的大量子堡,对于困城的进攻一方而言绝对是最为绝佳的稳固点,就算是攻城失利,也绝对不会出现大军一下全数溃散的情况,所以那些子堡修建的太多又有什么用,最后不过都是用来禁锢自己的枷锁,白白便宜了进攻一方!“易莱德神色平静的解释说着,却没发现旁边的阿布尔泰骑士长一脸恍然的模样

”阿克梅陇大骑士长,你认为这个办法有多少可行?“教团国主帐内,教宗普达米娅神色诧异的聆听着阿布尔泰骑士长的汇报,锐利的目光看向坐在军帐内另外一侧的教团国大骑士长阿克梅陇,这名长相严肃的大骑士长是这一年里与埃罗作战中迅速崛起的教团国名将,一头白金一般的头发,才四十岁的年纪正是精力和锐气最为鼎盛的时期,在听完阿布尔泰骑士长的说法后,也不得不表露出钦佩的神色”殿下,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天才的作战计划,而且十分适合我们现在的情况,依照我们现在掌握的五十门雷神的远程打击力量,要在外围子堡中清扫出一条道路来,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是属下觉得,如此符合我军的作战计划,从一名帝国工程人员口中说出来,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一名帝国工程人员肯定说不出如此话语的,这只怕是那位猎鹰陛下转达的才对“普达米娅俏丽的嘴角发出一声轻笑”那位陛下确实是一个小心眼的人物,当初一个帝国总督的死,他就用了费珊三十万精锐陪葬,还让费珊地区自生自灭了一年之长,现在因为海棠湾的羞辱,用埃罗王都的数十万生命报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虽然这次将我们教团国当成了复仇的刀,但是在利益形同情况下,相互合作也是应当的!传令下去,明天就开始实行直线推进的战术”

易莱德回到帝国工程人员的营地,走入帐篷才长松了一口气,真是让人压抑的感觉,上面要将这个办法告诉教团国,完全可以找一个职位更高的人,为什么偏偏招待自己,不过作为皇帝钦点地武器试验的负责人,易莱德深知自己肩头上担子地沉重,海棠湾事件不仅仅只是让帝国海军蒙羞,甚至连帝国的威望都受到影响,而埃罗王都是实实在在南方第一坚城,最薄弱地西北部城墙,顶部也有十三米宽,可以并排走四辆战马,它地底部.有足足三十三米宽,最低地高度也有十六米,相当于五层楼高,更别说其余地的段了.面对这么一座庞然大物,如果纯粹让教团国军攻打,怕是一年都不得见能打下来,一年的时间,对于帝国来说太长了,帝国素来都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什么时候有过等待的习惯!

目光扫过外面耸立的庞然大物的金属光泽,易莱德就感到口干舌燥,作为一名帝国工程师,当初负责主持帝国工程雷神改进型研发,现在既然已经一切都准备妥当,如何不想看看这门庞然大物的表现,这种感觉就像是父亲想要看见儿子的精彩才能一样,如果不是这次海棠湾事件,帝国雷神改进型或者好不会如此快的投入战场进行试验

”大人,教团国刚刚来人通知,明天早上即对埃罗王都展开攻击,邀请大人前去观看“一名帝国侍卫从外面走进来

”好的,我会去观看的“易莱德点了一下头,作战方略有了,武器到位了,只怕教团国方面比自己还要着急,毕竟教团国在这座坚城下已经对峙了一个月,对于十余万教团国军来说,后勤补给的压力应该也快到了底限

清晨,埃罗王都的外围大地上漂浮着犹如白沙一般的雾气,几个位于一直线范围内的子堡被选为首先进攻点,当教团国士兵将五十门用油布覆盖的雷神推上一处制高点,远处的埃罗人的子堡正在不慌不忙的升起早上做饭的炊烟,来来往往的埃罗士兵还在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看起来是那样的平静祥和,一点都看不出大战前的气氛,在十几名埃罗将军的簇拥下,1教宗普达米娅出现在高台位置,凝视着前方广袤的埃罗王都平原,

”开始吧“教宗普达米娅俏脸微寒的摆了一下手,蒙在雷神上面的油布被扯下,露出帝国雷神黑色的金属管子,一线排开的五十门雷神,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镰刀对着对面的埃罗王都外围

”点火!“随着整齐划一的喊声

”轰隆隆“

”轰隆隆,轰隆隆“一片雷神轰鸣的声音夹杂着令人炫目的火光和大片随风倒卷的硝烟扑打在所有人脸上,整个大地仿佛在这瞬间也激烈地震荡起来,远处的一座子堡在连续中弹三发后,立即就被第四发雷神弹将子堡懒腰切断,一团刺眼地火焰,仿佛照亮了整个苍茫地原野.

一团火光在天空中划出美丽而残酷地弧线,越过前方的广袤原野,落在了前面的子堡附近,因为帝国方面之停供了雷神,而没有提供配套的其他物品,所以这次正式意义上的雷神出场,更像是一场欢快混乱的狂欢,不断有偏差的炮弹打在空旷地上,也有高吊射一样的打的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这就是你们训练的成果”教宗普达米娅脸色铁青,手指握着裙子气的微微颤抖,花了那么久的时间,就训练成这个样子,一想到自己还邀请了帝国工程师易莱德观赏,本来还有几分炫耀的意思,现在却是完全搞砸了,

“教宗殿下不需要如此,帝国雷神使用之初,我们帝国也不比诸位好到哪里去,只要稍加勤练就可以解决”易莱德脸色真诚的说道,内心却是说“还是陛下有一套,五十门帝国雷神在出发前就磨掉了用来定为的位器,这就是说,这五十门雷神除了能够对庞然大物一般不会移动的埃罗城墙施展威力,在真正野战中,能够发挥出两三辰就算是不错了

“这是什么声音?”

埃罗外围指挥官波拉德在剧烈的爆炸声中,从自己的官邸跳起来,本来他又以为是冬季旱雷,可是如此密集的轰隆声,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冬季旱雷能够比拟的,这是进攻,绝对是,波拉德只是扯了一件外衣就跳上外面准备的马车,

轰隆隆……

前面奔跑的一辆马车突然在一团火光中掀起,巨大的爆炸让这辆马车就像是玩具一般被高高抛起,好像是来自天上地闷雷.只可惜,因为城墙的阻隔,在场地所有人都看不到从什么地方落下来,如此景象更加加剧了王都城内的恐慌局面,不断有被流弹击中的房屋在路上爆开一团火团,这些闪烁爆开的火团,让波拉德脸色一片铁青,他已经可以肯定袭击王都的,必然是帝国雷神组成的作战军团,一想到连军事力量最强,坐拥内海的帝国方面也站在教团国的阵营内,波拉德就感觉到事情严重了,

“教宗殿下,是否能够让我也测试一下攻城炮的威力和数据”易莱德来到普达米娅面前,弯腰行礼,

“当然可以,易莱德阁下,在战场上试验攻城雷神改进型本就是先前的协议内容,你自便就好”普达米娅双眼炯炯闪光,帝国雷神发射时带起的地面震动,发射时如火山蓬发的威力,让她的手指紧握在一起,如此强大的威力,如此毁灭一切的爆炸,难怪帝国能够凭此纵横披靡,而且普达米娅也想要知道,同样是雷神,自己的雷神和帝国的这门庞然大物差异有多大,只是看那炮口的宽大就比一般雷神大了三倍有多,沉重的炮身更是需要大批的马匹拉扯

在得到普达米娅的允许,易莱德开始着手准备发射事宜,巨大的攻城雷神改进型被马匹沉重的拉入射程氛围内,当巨大的犹如人腰一般的炮墩被安置下来,教团国的雷神已经完成了前面的急射,开始试着在战场上临时调整炮位,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门攻城雷神的改进型上,

“这么大的东西,怕是一发就能埋葬一个小队吧”

“别乱说,依我看,最少也能够覆盖半个中队才对!”教团国的士兵们议论纷纷,

“左线三十七度,高度二十四”然后他们就听到易莱德沉稳的报数声,

“那是什么意思?”教宗普达米娅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困惑

“属下也不知道,应该是某种暗语吧”大骑士长阿克梅陇手中盘着马鞭,脸色尴尬,正要说说点什么,轰隆一声巨响,震地他手中的马鞭情不自禁地脱手坠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所有人地耳膜也被震地嗡嗡作响.有那么十几秒的时间什么都听不到了.依稀看到一团火光闪耀大地,前方一座子堡,虽然是固地石头房屋,但就好像小孩子地玩具积木,被光团击中,,整个地飞到了半空,然后狠狠的砸落下来,里边依稀可以看见人的断肢残体

宫颈炎的症状表现
痛经是怎么回事怎么办
大连治疗牛皮癣费用